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绍宋 > 第三十章 宁国
听书 - 绍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章 宁国

绍宋 | 作者:榴弹怕水| 2020-07-08 18:4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臣奉**节度使刘光世,拜见官家,不意相别数月今日方重见天颜!臣之前在淮北,为金人追击,又受张俊、王渊排挤,几乎以为此生再难与官家相见了!”

出乎意料,赵官家带着悲愤之意在书。

赵官家迎着火光看了眼文书封漆,便立即严肃起来,然后直接当众打开,便在太师椅上阅览起来……随着这个动作,帷帐中的所有人又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封文书之上,很显然这应该是相隔颇远的韩世忠送来的文字。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虽然官家只花了片刻功夫便阅览完毕,而且全程保持那种淡淡笑意,可旁边距离颇近的御史中丞张浚却隐约觉得官家看信之时竟然双手微颤不止。

总不能是冻得吧?

要出事了!

实际上,当赵玖放下文书连续长呼了数口白气之后,这是很多人心中本能的反应。

“到此为止吧!”赵玖捏住文书,然后忽然间对汪伯彦笑道。“汪枢相的意思朕懂,辛苦你了!”

“谢陛下!”汪伯彦虽未下跪,却也老泪纵横。

“王太尉的意思朕也懂。”赵玖复又扭头看向在地上狼狈一时的王渊。“不过你如此维护刘太尉,不惜推罪于自己下属……除了些许公心之外,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王渊尚未说话,刘光世本人和在场的其余人等却是心中一突,因为赵官家这话俨然是把罪责认定到他刘太尉身上了。

“臣……”刘光世张口欲言。

“朕想了下,”赵玖抬手制止了刘光世的辩解,然后宛如自言自语一般若有所思道。“韩世忠曾与朕说过,当日征方腊时他是你王太尉的属下所领,而你王太尉当时是刘太尉亲父麾下所领……换言之,你与韩世忠居然都是刘延庆旧部!而刘延庆与咱们这位刘太尉父子,素来以将门传承,善于恩养士卒出名……你这是以刘氏家将自诩,所以不愿指认恩主之子,情愿为他担罪,对不对?”

王渊尚未开口,另一边刘光世却连连叩首不及:“官家!臣绝无串通军中大将之意!臣只是……”

“刘太尉好大威风!”赵玖忽然捏着那份文书面色一冷。“你竟然不许朕在自己的行在里说完话吗?!”

刘光世登时心中一惊,却又赶紧俯首不言。

“今夜你们的私心就不多说了,至于你们今夜的公心,无外乎是觉得刘太尉棋高一着,木已成舟,如今张太尉和他的兵马在淮北已成困局,而刘太尉和他的精锐却充斥行在。”言至此处,赵玖又不免冷笑起来。∥淦肫肽康煽诖簦闶枪蜃诺难钜手泻屯踉ㄒ捕笺等惶罚坏韧醯禄馗矗厣系牧豕馐辣愫鋈涣凳撞恢埂br/>

赵玖见到这一幕,心中狞笑不止,却又干脆抬手示意:“王卿不必答了,去将傅统领请来。”

满场屏息无声,而王德茫茫然离开那把太师椅牌御座后,却到底是匆匆来到帷帐这里,捉着同样同样全副甲胄的傅选至此……傅选哪里是王德这种粗人可比,或者说此时这帐中恐怕只有一个王德是脑子不清楚的混货,不然他刚才也不会被赵官家那番露骨之语惊到,然后弄响甲叶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位傅统领被这个混货拽着,却反而是万般心思都不用多费了,直接顺水推舟便跟着对方来到御前下拜。

“傅卿是新降之人,所图者无外乎是功名利禄……对不对?”对上傅选,赵玖却又换了一套说辞。

“臣……”

“你也不必答,听着便好!”赵玖就在太师椅中干脆言道。“都说刘太尉父子善于恩养士卒,平心而论,朕是做不到那份上的,但朕这里山穷水尽到如此依然能制住刘太尉,说明朕的本钱还是比他刘家厚一些的……傅卿既然是做买卖,与其把自己卖给他刘氏,何妨卖给朕?他给你的朕也能给,他不能给你的朕还能给!”

“臣万死请言!”刘光世彻底忍耐不住,忽然开口大呼。“官家!臣着实没有异心!”

“朕知道你没有!”赵玖远远相对。“否则朕唤王德来时你便该开口阻止了。”

刘光世瞬间觉得身体软了一半,只伏在地上出言:“官家知道臣便可!此番夺了臣的军权,臣绝无二话!”

“麻烦两位卿家,帮我拿住刘太尉两只手。”赵玖不做理会,却又回头看向了傅选和王德。

王德愕然一时,明显犹豫,而傅选却迅速蹿出,就在刘光世将要起身之前,在背后用腿顶住此人,然后轻松将此人双手反剪拿下。

刘光世被制住,只能奋力大呼:“官家!臣绝非是要谋逆!请官家饶过我!”

这下子,轮到王德一时惶恐了,而这位绰号王夜叉的勇将在官家的逼视下,犹豫片刻,到底是走上前去,从傅选手中接过了刘光世一只早已经软趴趴的手来。

赵玖见到如此,终于起身,却是扭头四下找了一圈,然后竟是从尚在跪中杨沂中身上取下了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来。

刘光世愈发惊恐,一时涕泗横流,却又在那里说起胡话:“官家!好教官家知道!臣此番行止,固然罪重,可却是揣摩着官家心意来的!臣素来知道官家想去江南,又见官家来了可走的旨意,以为是官家有所暗示,这才臆造了十万金军……”

“朕信刘卿。”赵玖拎着刀走来,丝毫不停。“只是朕老早就改主意了,不想去江南了!”

“臣真不知道官家与张、韩二人是要真打,臣也真的没有谋逆之意……”刘光世继续辩解,却既然见到又刀影在头上反光,却是再无法出声。

“官家!”关键时刻,吕好问何张浚对视一眼,无奈齐齐出列,然后吕相公当先匆匆开口。“既然事已至此,何妨夺了他军权,从容处置,哪有官家亲自动刀杀堂堂太尉的道理?国家制度在何处?”

“官家。”张浚也小心俯首劝道。“臣也以为刘光世当死,可此时情势险恶,亡国之危非是虚妄之语,官家当以大局为重,不要轻易损耗人心。”

赵玖根本没工夫理会这些人,因为他拿刀在满身甲胄的刘光世身后比划了很久,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无奈何下,这位官家只能扭头询问万事通杨舍人了:“正甫,此时该怎么下手?”

杨沂中早已经看傻了,此时骤然被问,却是脱口而出:“官家见过杀鸡吗?此时可如杀鸡那般下手……”

这话刚说完,杨沂中便已经后悔……一来,这种事情他实在是不该掺和的;二来,他也是瞬间醒悟,官家何曾见过杀鸡是什么形状?

然而听得此言,赵官家却不再犹豫,只是俯身下来,左手揪住早已经惊吓失态的刘光世头盔帽缨,右手却是顺势持刀从对方裸露出来的喉结处奋力一割……那动作熟练的,好像真的杀过鸡一般。

一刀之后,帷帐中再无多余声音。

王德、傅选松开手来,各自对视一眼,便侍立不语,只有刘光世捂着喉咙在地上扑哧来,扑哧去,产生的一点杂音,而看他挣扎之状,也真如被割喉的鸡一般。

而赵官家拎着手中染血钢刀看了一阵,待地上之人再无动静,觉得浑身都舒坦了以后,方才弃了钢刀,扭头大声去应自己的宰相和御史中丞:

“朕宁亡国,也要亲手杀此人!”

ps:大章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