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 > 40.世间安得双全法(40)
听书 -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40.世间安得双全法(40)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 | 作者:卷云白兔| 2020-07-08 18:4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甄善摇摇头,“出宫了?又能去哪儿?雀儿,你让狄勇借机离间皇帝和他手下几员大将的关系,让无尘能趁此机会收复他们为己所用。”

狄勇便是监察司的首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皇帝的最忠心的手下,但实际上,他接近皇帝,不过就是为了复仇。

说他效忠甄善,也不算是,不过合作,各取所需罢了。

“小姐,到了现在,您还在为他打算?”

“雀儿!”

甄善无奈地轻叹一声,拿过她手上的药碗,将苦药一饮而下,“去吧。”

“是。”雀儿跺了跺脚,不甘心地应道。

“咳咳,”甄善看着她离开,轻咳了几声,看着丝帕上的血迹。

她不为小和尚打算,怎么能叫他刻骨铭心、撕心裂肺呢?怎么让那颗心全染上红色呢?

……

冬去春来,在原本该庆幸热闹的元宵佳节,京城却一片寂静,户户房门紧闭,充斥着沉重、肃杀!

皇宫更是弥漫着血腥硝烟。

无尘率领的大军在元宵这天破了皇宫大门,直逼金銮殿,包围了皇宫,剑指皇帝。

秦熠一身龙袍,头戴冕旒,端坐在龙椅上,冷冷地看着一身白衣的无尘。

他脱下了僧袍,墨发仅用一支朴素的木簪束起,不似志在皇权的枭雄,反而像陌上如玉公子,芝兰玉树,俊雅无双。

“乱臣贼子!”

无尘浅色眸子淡然无波,“我本前太子嫡子,先皇的皇长孙。”

“前太子意图不轨,大逆不道,早就被先皇废了!”

“呵,”无尘身边,换了一身战袍的了空冷笑,“秦熠,若非你们母子陷害,太子殿下怎么会英年早逝,因果报应,今日也是该你还的时候了。”

无尘并不想与秦熠多说,看了旁边满身书卷气息的老者,“司徒大人,麻烦您念一下先皇遗旨。”

“是,皇长孙殿下。”

原来先皇在离世前一年时就后悔当年的事情,并下令秘密寻找皇长孙,打算寻回他,好好教导,继承大统。

但这事被秦熠母子得知,两人设计毒害先皇,篡改先皇旨意。

说起乱臣贼子、大逆不道,没人比秦熠更担得起这八个字了!

秦熠脸色大变,他没想到寻了多年的先皇遗旨会落到无尘手上,不,他才是皇帝,他才是!

秦熠命埋伏的锦衣卫杀了所有人!

绝不能让今日的事情流传出去。

他是凉国唯一的皇帝!

然而,关键时,皇帝最忠心的一把刀,却转个弯,夺了他的命!

秦熠不可置信地看着狄勇,这个他倚重的密卫首领,他手上最大的底牌。

“狗皇帝,你欺我妻,害她羞愧自杀,我狄勇发誓定要你的命祭奠亡妻!”

所以,路边的野花真心不能乱采,男人管不住下半身,迟早身家性命也全赔上!

秦熠跌落龙椅,头上的冕旒掉在地上,披头散发,狼狈至极,撑着最后一口气,满眼猩红地瞪着无尘,哈哈大笑:

“用一个女人得到皇位,秦无尘,你也不过如此,她生是朕的人,朕死,她也会陪葬的,哈哈……”

秦熠睁着眼睛,扭曲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无尘眉心微蹙,看了一眼了空,见他眼神闪烁,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也不管那些跪在地上高呼他万岁的人,足尖一点,往后宫掠去。

……

关雎宫

在无尘与秦熠对峙时,这里也不平静。

先前被甄善整治怕的安玲在知道无尘的人已经包围皇宫了,觉得自己出头之日到了,立马就跑到甄善面前耀武扬威,想看她恐惧求饶的样子。

只是她刚走进寝殿,就差点被雀儿纱儿给扇破相。

“你们两个贱婢好大胆,竟然敢对本小姐动手,你们知道本小姐的父亲现在是皇长孙殿下的心腹吗?之后定要殿下把你们给五马分尸了!”

安玲以为雀儿她们会害怕得跪地求饶,但两人回应安玲的只有“啪”一巴掌!

“你、你们……”

安玲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眼神就差吞了两人。

“咳咳,”甄善如今已经下不了床了,脸色白得透明,只一双凤眸,黑得噬人,叫人不敢对视。

“雀儿,纱儿,放开她。”

“是!”

安玲瞪了一眼两人,走到甄善床边,见她即便病入膏肓,却有另一番孱弱风采,叫人神魂颠倒。

贱人,狐媚子!

甄善淡淡了看了一眼安玲,见她眼中满是嫉妒,红唇微勾。

“你们先下去吧。”

“小姐……”

“去吧。”

“是。”

“甄善,秦熠完了,你这么冷静,是以为无尘会护着你吗?”

“难道他不会吗?”

安玲握紧拳头,面上却满是嘲讽冷笑,“你现在是妖妃,他起义,就是为了斩杀妖妃,你真以为他还会喜欢你这个残花败柳!”

甄善垂眸一笑,“那他就会喜欢你?”

“怎么不会?了空将军已经答应我父亲,等皇长孙殿下登基,就会封我为后,我才配得上他!”

甄善面色不变,黛眉一挑,“你的意思,到底是皇长孙为皇?还是了空为皇?皇后是他答应就能封的?”

“你……”安玲被刺得脸色扭曲,但随即她冷嘲,“甄善,你是在嫉妒吗?以你的身份,就算你再不甘心,殿下都不可能会娶你的,而且你身上的毒,呵,你就慢慢等死吧你!”

“是我嫉妒,还是你嫉妒?安小姐,你以为先前你堕胎的事情,没人知道?到底谁是残花败柳,嗯?”

甄善看着她,清淡一笑。

娘娘也是她能嘲讽的?

安玲脸色一变,猛地退后几步,“你、你怎么会……”

“你不是一直好奇自己为何会怀孕吗?那些春梦不仅仅是春梦吗?”甄善将一块布包丢在她身上。

“在国寺,你收买婢女,让她引本宫到后院,撞见皇帝和命妇的幽会,不过是赌着要么本宫被灭口,要么被皇帝看中,再不能留在无尘身边。”

甄善无视安玲见鬼的眼神,继续道:“你让本宫成为皇妃,本宫回报你每日睡龙床,与天子燕好,这回礼,你可满意?”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